【未授翻】we are the next time around

先扯两句今天的比赛,就是一场不受重视的友谊赛,而且四五个常规首发主力放假呢,输了就输了呗,ICC冠军又不是特别重要的(要是重要的话主力就不可能在外面撒欢儿了

给我萨攒人品,给我阿攒人品,希望世预赛一切顺利

给我的Lewis攒人品,今晚匈牙利站加油

希望明早NYC比赛顺利!维亚加油!睡皮加油!兰8加油!(这文就是给维亚攒人品用的


咳咳,废话太多了,说正经事

标题:we are the next time around

作者:meretricula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3544

【cp预警】Gerard Pique/Lionel Messi     

                  David Villa/Lionel Messi

不吃这cp的姑娘看到这就关了吧,毕竟我真的是个邪教党

 @祯祯不会BE 文里有你家小王子博扬....虽然没啥戏份










哇姑娘你看到这里了!果然对我是真爱!






提醒过了,后果自负





【短小的前文提要】

实际上这是一个系列,我只是拿出了一篇出来,文中提到的哈维和小白的关系,系列中有专门的篇幅进行解释,我大概以后再翻译。杰拉德、塞斯克和莱奥是在小时候进行的纽带联系,这个一般是两个人,但是他们三个人弄了……别问我是咋回事,我看完就忘(顶锅盖跑

Summary:

事情开始往糟糕的方向走了。

 

正文

 

这对大卫来说,就好像错位的关节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他突然清楚的意识到,莱奥是如何带着那个足球过掉其他人,然后打入一粒看成艺术的球。因为这样的进球是值得大肆庆祝的,所以他转过身,却发现他现在一个人站在那里,那个小前锋站在20码外,突然无力地栽倒在地上。

 

“这是出——”大卫小跑着过去,然后,他被皮克推开了。“喂!”

 

“莱奥,”皮克拍拍他的脸,“莱奥,你是——”

 

“Geri?”梅西含糊着说到,“你能——你能把塞斯克找来吗?”

 

“塞斯克在伦敦,莱奥。”皮克告诉他。大卫看不懂他脸上的表情,他觉得以前从未看过这个表情。

 

“哦…..我觉得我——”梅西开始坐起身,他的眼神对上大卫的,然后大卫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头痛,此时,梅西的脸苍白的像死人一样。

 

“把埃米利找来,”皮克说,“把埃米利找来,现在。”

 

这是,大卫在皮克脸上看到的全都是恐惧。

 

“我不明白。”大卫问道。“你们他妈的在说什么?”他现在试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显然,无论梅西到底出了什么该死的毛病,梅西都是排在第一位的。而大卫在医务室找止痛药的时候,就要到暴怒的边缘了,他甚至都不能集中视线。

 

“葫芦,我一会儿再给你解释。”哈维说,然后他忽视了大卫毫无理智的询问,直接回去找埃米利·里卡特了,后者正在询问皮克。这花费的时间比以往长,因为皮克一半的注意力都在莱奥身上,他抚摸莱奥湿透了的后背,神色紧张,就好像这样能让梅西清醒过来一样。

 

“Geri,”梅西小声说了一句,他现在意识清醒了些,“Geri,出了什——哦,哦,不,操——”他整个人在医务室的床上缩成一团,而这时候大卫的头更疼了。

 

皮克坐到莱奥身边,把一只手放在莱奥的后背。“莱奥,一切都会好的,你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发誓。别害怕,宝贝,我不让你出任何事的。”

 

尽管头很疼,比利亚还是嗤笑了一下。“宝贝?你认真的?夏奇拉知道你这么叫他吗?”

 

“比利亚,你他妈的现在闭嘴。”皮克朝他大喊。梅西发出很小的痛苦声;这一瞬间大卫的耳朵嗡嗡响,他的胃在翻腾,他感到天旋地转——似乎就要死了,这一下子过去之后,他觉得他能听到皮克像在念咒语一样,一遍又一遍地说:“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很疼,”梅西抽噎着,这让大卫感觉更糟糕了,尽管皮克的动作很可笑。“Geri,疼死了,拜托——

 

“我知道,宝贝,我知道,让我——”皮克咬了咬嘴唇,把手放在梅西的后脖颈。一段时间后,梅西身体放松了,而且比利亚的头也不疼了。

 

“操,你的刚才做什么了?”他问。这就像——就像给他的头打了一针可的松*,但是似乎还有其他的东西还会让他感到疼痛,就好像拿针扎了他——

 

“停下!”皮克生气地大喊。

 

“你让我停止什么?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会儿,葫芦,”哈维冷静地说,“Geri,你刚才干什么了?”

 

“我需要护住他,”皮克说,“我是——他是我的纽带伴侣。他是我的,然后你在伤害他。”他又愤怒地冲着大卫说了这句话。

 

“我不清楚你还能做那个,”里卡特说。大卫瞥了一眼然后——他在做记录?不过,至少他是没听懂这屋子别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以前从没做过记录。”

 

“那是因为我以前不需要这么做,”皮克肯定地说,“莱奥是我的纽带伴侣,而他在伤害我的莱奥。”

 

梅西试图让自己离开,但是在皮克伸手扶住他之前他只走了一半路。“我想回家,”他小声说,“我想——我想要罗德里格。我想要回家。”

 

“好,我们回家。”皮克的手依旧在梅西的脖子上,比利亚觉得,这看起来有点吓人,因为皮克的手很大,然后他又再想自己为什么要注意这种东西。“好了,今天是罗德里格送你来训练的吗?”

 

梅西看起来很迷茫,或者说他要哭了:“没,我没——”

 

“他和玛莎一起来了,我看见他们从车里出来了。”大卫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皮克点了点头但是不承认刚刚是大卫回答的。“好了,莱奥,我发誓我会带你回家,但是你需要显然埃米利给你做个检查,好吗,宝贝?然后我带你回家去找你哥哥。一切都会好的。”

 

“好的。”梅西含糊着回答了一句。皮克看起来好像要说些什么,但是他只是用胳膊环住了梅西,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大卫觉得自己像个入侵者,或者是个奇怪的窥视者,但是他在皮克亲吻莱奥头发的时候没有移开视线。

 

“我不会让你出任何事情。我不会,我发誓绝对不会的。”

 

“葫芦,来吧,我们要走了。”哈维安静地说。

 

“好的。”大卫一边回答哈维,眼神却还看着梅西。他的全身颤抖了一下,而且大卫在哈维拉着他走的时候对自己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同情感。在门关上之前,他看见梅西的手抓住了皮克的胳膊。

 

“真是见了鬼了。”他开口说了一句。

 

“不是现在,”哈维简短的说,“去更衣室拿着你的东西,我带你去我家。”

 

“我为什么不——”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哈维停了下来,看着他,“我是认真的,葫芦。我不能在这里谈论那件事。再等一会。”然后他转身离开,大卫跟在身后,试图让自己搞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更衣室里是反常的安静。开始大卫以为更衣室没有人,但是当他过去的时候他发现全队几乎都在那里,安静地作者。他打开柜门,拿出他的包。他今天不准备浪费时间洗澡或者换衣服了。

 

“哈维,”博扬说。他肯定是在大卫收拾东西的时候过来的,他抬头看过去,他看见那个孩子满脸通红,就好像他刚刚大哭了一场。“哈维,莱奥会——会死吗?”

 

“埃米利会处理好的,”哈维回答他,而且没有指出这是一个愚蠢至极的问题,活见鬼了。“他会照顾好莱奥,没人会死。”

 

“但是他的纽带连接现在很糟糕——”

 

“莱奥和杰拉德连接在一起,”哈维说,“你知道的。他的纽带一切都好,这是另一回事,而且埃米利会知道是什么情况,莱奥会没事的。听到我说的了吗?看着我,科尔基奇。”他突然严厉的说,博扬抖了一下,“莱奥没有任何事。”

 

“好的。”博扬温顺地回答哈维。米利托走到他身后,手搭住他的肩膀,“我能——我们能去看看他吗?”

 

“现在还不行。埃米利需要做一些检查。”博扬盯着地板看,哈维的语气缓和了,“回家吧,孩子,”他说,“现在你还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

 

“我说认真的,”大卫再也不能忍受车内寂静的气氛了。他很清楚他离开后梅西哭了,而且博扬也问了问莱奥会不会死,哈维的手紧紧抓住方向盘,骨节突出。“这到底是他妈的怎么一回事?”

 

“我会解释,但是我需要你向我做一些保证。”哈维依旧盯着路面。“你不会相信我,你会试着跟我抗议。但是我们现在没时间说那些,所以你现在只需要安静,然后听我说。明白了?”

 

“明白了。”大卫说。如果他不是被哈维脸上严肃而且糟糕的表情吓住,这一切估计早就被解释了。“你继续。”

 

“我是灵媒——我是说,葫芦,闭嘴,我们很多人都是,你也是,有一点血统。他们在你做体检的时候给你做了测试。”

 

“我他妈的可不会读别人的思想!”大卫大喊。

 

“混蛋,我也不会。这不是那个意思。别再打断我的话。”

 

哈维的大部分解释大卫都没听进去,尽管他试图集中注意力。这看起来就像是所有的奇怪事情都成真了,而且哈维和安德列斯之间的事情也能解释的清了,但是博扬的问题依旧在脑海里回旋,一遍又一遍。

 

“听着,我不想任何人受伤。”在哈维似乎说完之后,他最后说了一句话。“而且我也当然不希望梅西死亡。但是如果我不想和别人进行纽带连接的话呢?”

 

在大卫意识到他们到了哈维家的时候,车停了。哈维拔下钥匙,带着一丝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葫芦,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你已经和别人建立联系了。而且不仅仅是和莱奥。如果你不停止拒绝纽带联系,你也会死。”

 

 

 

注:

可的松:可的松是肾上腺皮质激素类药,主要应用于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及垂体功能减退症的替代治疗,亦可用于过敏性和炎症性疾病。Lo主不学医,看不懂这是啥意思……反正百度是这么写的

 

 

 

不一定有后文的TBC~~~哎呦嘿

 

(打人不打脸!)

 

祝阅读愉快,么么哒【抱住你们所有人


不打tag了,能看到就看吧,看不到就算了hhhhh

已经尽力捉虫了,现在脖子要断了。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X- | Powered by LOFTER